陈墙

Today 致实验室兄弟姐妹

别了依然相信

以后有缘再聚

未曾重遇以前

要珍惜爱自己

在最好时刻分离

不要流眼泪

就承诺在某年 某一天 某地点

再见

梁咏琪   Today


师弟今天就走了,离开广州,去北京发展,一想起这首歌,眼泪就不由自主涌上来,一路顺风,加油吧,北京青年。

实验室的兄弟姐妹天南海北,各据一方。大师姐在广州,二师兄回河南结婚生子,我在这里,同门回到家乡做个杭州姑娘,师弟去帝都发展,师妹一个留守广州,一个去南京。再往上往下就不太熟了。还有我们的老师,一直在那里,一回头,总会找到她,想要给老师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还有渐渐消沉的精神,希望大家一切安好。

那个新疆小伙,那个杭州姑娘,是我两年里最好的时光。

毕业季


我在这里又说起了你。

两年前,我毕业了,去了一个小地方谋生,单休的日子仍会心心念念着你们,坐5块钱摩托车,一个小时20分钟的大巴,1个小时的地铁,20分钟的路程,走着走着,去找你们玩。

毕业前的夜宵,聊了很多,讲到我的秘密,我的自卑,我的怯懦,谢谢你的鼓励,一下子感觉好贴心。我这人很容易感动,你的关心让我有一秒钟的恍惚,我觉得我会喜欢上你的,下一秒钟我喜欢上你了,实验室的情谊应该属于亲情吧。后来的“有啥事就说话”更惹得我在电脑这边热泪盈眶。记得那天找你们玩完,我坐车离开,我坐在挨着窗户的位置,心里满满都是对你们的不舍,忘了有没有跟你发短信说过我的感动,但我记得当时在车上的感觉,满满的不舍,有点孤单。

两年后的今天,你们毕业了,最熟悉的你要离开,很舍不得。今年毕业的师弟师妹各奔东西,你15号就走了,我总要践行一次。今天吃了一场酣畅淋漓的酸菜鱼,你知道我喜欢吃特意选的,很开心,下午的唱K本来还是正常轨道的,谁知道最后一首“祝你一路顺风”戳中泪点,我站在那里使劲眨眼睛,还是不能把眼泪憋回去,然后被发现了,大家过来安慰,你过来拥抱了一下(其实我想抱久一点的,缺爱没人抱,终于抱上了)。师妹说不用伤心,会回来的,我知道不会的,毕业以后我们各奔东西,为生活为家庭,天南海北,我们就分开了,一次的相聚不容易,相遇的缘分一不小心就被这被那冲散了。我说我没事,只是眼浅罢了,心里补上一句我很快就哭完,回去可以慢慢哭。再一次坐上大巴,你和焕焕都送我了,谢谢你们,陪我到这里,检票后,还是回头了一下,你们还在,挥挥手我就离开了,我们也分离,想起两年前的一幕,现在还是满满的不舍,还有我们一起对未来的共勉,好像没那么孤单,好像对你的离开真的十分、非常、很很很不舍。

突然想到,去年毕业的同门,我匆匆赶过来和她拍了几张毕业照片,后面也没有送行,但是元旦她就回来了,相聚了一次。想起本科毕业的卜卜,因为和舍友去旅游,也没有赶得上送行,听说大家哭得很厉害,我就矫情地写了一篇日志,反被她安慰。卜卜去年十一过来了,由于没有假期,仅小聚了一天。

突然想到,分离在天南海北的我们,相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如果思念在脑海里疯长,我们的情谊还没有断开,为什么不去他/她的城市看看?他/她离开家乡,来到这里与你共度了几年的光阴,难道不能去他/她的家乡看看,见一面,问候一下近况?也许毕业以后,我们就只能见那么一次面,如果不去,我们的感情会逐渐消失吗?

我想我是害怕的,我害怕所有的美好时光消失,现在的,过去的,如果记忆不记得,你是否就在我的生命里消失?我知道当我弥留之际,我的脑海里就只剩下最亲近的人了,我的人生有很多人经过、离开、停留,最后留下来的就很少了,但是曾经给过我美好回忆的人啊,我还是希望把你们记住,记住我们的美好,记住我们曾经一起的时光,慢点忘记吧,或者我可以去找你们,一次也可以,去找我记挂的人,去找我还没来得及说再见的人,或许这样我就完满了。

毕业季,最难道别离,旧的过去,新的开始,我祝愿前程似锦,我祝愿所有的美好时光我可以再见一面。


2016.6.11(写下日期吧,我怕忘记,我怕会忘记)

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10.5清晨的梦

梦,本来就有很多,但是,梦到特别的人,就想记下来。

梦到外婆了。

外婆拉着我的手,说我性格好,身体好。

可是我性格不好,身体也不好。

我怕我找不到合适的人。

外婆、奶奶、大伯都是很关心我的人,梦里只见过几次,却都关于这个话题,我可能让你们失望了。

可是我也在努力,虽然一点点,我会努力。

原来

一直以为我是一个无所谓的人,无所谓的事,无所谓的人,我只是我,随波逐流地浪,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想要什么。

但是,原来

我在意别人的评价,羡慕别人的生活,对自己存有深深的怀疑 自卑,简直就是羡慕妒忌恨

原来 一切的繁华盛世,都让我羡慕,转眼只剩我的荒凉,又不想表现出来

矫情

原来 一切的陌生风光,都让我畏惧,转眼只剩我的黯然,只可能退缩躲藏

原来 我知道我的未来应该不是什么样,却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埋头寻找答案。

原来 我自以为不知道想要什么,却对别人的生活流露出渴望,然后认命,时不时地挣扎一番,看清现在的处境,有点觉悟,有坚持不下,进入一个死循环。

阿Q精神


耿耿于怀

你最近还好吗?尚爱看少女漫画吗?

最近近乎没露面 你有新对象吗?

真想带你见见 我刚识到的她

我想听你意见 这算是病吧

为何无论我 愿意怎样试

怎样也 不可一样爱慕她

难道没练习太耐 感觉都追不回来

试图再努力爱 也显得不自在

不懂得如何谈恋爱

还是我太爱你 对过去太放不开

难道是寂寞太耐 生锈的锁不能开

钥匙也折断了 留在旧患所在

怀内 放满对你的爱

难怪跟谁也 再没法恋爱


我有时仍很怕 路过你从前的家

往事若然未落幕 再揭起有害吗?

真想带你见见 我刚识到的她

我想听你意见 这算是病吧?

为何无论我 愿意怎样试

怎样也 没令自己恋上她

难道没练习太耐 感觉都追不回来

试图再努力爱 也显得不自在

不懂得如何谈恋爱

还是我太爱你 对过去太放不开

难道是寂寞太耐 生锈的锁不能开

钥匙也折断了 留在旧患所在

怀内 放满对你的爱

难怪跟谁也 再没法恋爱


难道没练习太耐 感觉都追不回来

试图再 努力爱 也显得不自在

耿耿于怀从前的爱

从没有振作过 痛了再痛也应该

难道是寂寞太耐 生锈的锁不能开

往事却 似断箭 还剩下在体内

若怀内 放满对你的爱

害怕一直也 再没法恋爱


梦回吹角连营

盗用一句词作为题目。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昨晚梦回考研备考阶段,小学的、中学的、大学的、实验室的,走廊、楼梯、转角,各个场景,我在匆匆收拾东西,CJ说我等你。那一年,我和CJ、F 3个人一起考研,考过了分数线,挤不进名额,F就出来工作了,两年后结婚了。我和CJ一起度过了两年的专硕时光,我出来了,CJ还要攻读更高的象牙塔,但是徒留你一个在学校,我们都是孤单的。

一转眼都是简历和毕业照,我没什么照片,你有很多,你的实验室也比较活跃,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还梦见你们实验室有一对师兄师姐情侣,现实当然是没有的了。当年没有好好找工作,简历一塌糊涂,你还在教我怎样丰富内容,把简历做好。然后抬头一瞬间就想起F已经结婚了,联系也少了。

昨天经历了同事在公司群上公开表白,一整天都没有什么好心情,好食欲。跟那条葱讲了,跟ZH讲了,前者是男闺蜜,后者是有点好感的吧,大家都是乍听就恭喜的态度,我表态之后也没有勉强。想到群上一群人唯恐天下不乱的点赞就一阵头痛。晚上条葱打电话过来了,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电话从第一次被表白,建议,举例,过渡到高中同学的改变,然后他的感情世界,再回到我的话题,不知不觉已经聊很久了,当我挂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差不多已经聊了一个小时,再打过去,就是问了他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聊了一个小时了吗?他说是的。打回来就是问这个问题吗?我说是的,我们好久没有聊电话了。那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孤单的。他说那以后多点打电话吧。我们都不是那种经常打电话聊电话的人,毕竟也有在聊Q,只是这次遇到了大事件,电话刚接通的瞬间,我就闻到了浓浓的八卦的味道,我知道这也是一种关心。可是在这边一年了,远离了你们,就感觉到孤单了。

一年前我毕业了,还有XQ陪着CJ,今年XQ也毕业了,CJ就一个人了,每天宿舍、饭堂、实验室,还有毕业的压力,家里的压力,好想去陪陪她,也好想逃离这里。了却谁的天下事,赢得社会各种名,可怜谁的心。我在这里,我又即将要去哪里?


回首那些年燃烧青春的岁月

First of all,题目很矫情,但是就是想矫情一下。

那些年,我的本科,我的导师,我的试验。

本科是普通的本科,晃晃荡荡地走过来了,做不了学霸,也不算学渣,认识了趣味相投的人,疯完了大学的时光,按部就班,见步行步。

我的导师,有点坑。有一腔热血,有远大的目标,给我们讲科研的魅力,介绍条条康庄大道。只是,在刚起步的阶段,描述的美好总是太渺茫,事情也不按照我们的意愿来发生,我没有决心想Z一样驻扎,苦行憎般接受磨难。读研的时候离开了,导师也没有办法让我留下,其实心中还是很向往,但坑爹的办法总是不奏效。

我的试验,离不开导师,离不开实验室,离不开忘了那数不清的文献。回想起,就是大学里最有激情的事情了,另一个是排球。开始阅读英文文献,开始照葫芦画瓢地做合成,开始向往初次见面的科研,开始一群活跃的同学一起讨论思路,迸发出新颖有趣的idea,开始实验室、饭堂、宿舍、路上的生活轨迹,沉浸在纯粹的氛围中,感觉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有喜欢的东西,有自己的想法,有目标,有值得努力的方向,有为了实现目标而奋斗的动力,一切都让我觉得内心激昂!

本科结束后,我还是离开了,导师的名额留给了我们中最出色的一个,他坑爹的办法不能把我和F留下,我去了另外一个实验室,另外一个领域,从零开始,用劳动换文凭。

还在那个校园里,还在那栋院楼里,我总是满怀亲切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是不舍,无法释怀。我总会关注实验室群的动态,导师经常聊的科研,聊的人生,聊的课题组的动态,我已经越走越远,但是还会不想离开,不想断了联系,我想知道大家都好好的。

Z终于得偿所愿出国了,曾经的艰辛历历在目,孤独也默默承受,祝愿他越来越好,一直是我们实验室的榜样,大师兄!

今天重新进入实验室的公共邮箱,看到昔日的邮件静静地躺在那里,有一封是关于我的实验思路,心中的感动不言而喻。那是毕业那年的暑假,硬着头皮在本科实验室继续做试验,生怕碰见新导师被抓走,最终还是碰见了几次,硬着头皮拖过去了,直至新学期才抓去新实验室的。我的思维不是很活跃,没有好的idea,那时刚好查到新的材料,才给导师写的邮件,后续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做相关的工作,但是导师把邮件发到公共邮箱里面,让我觉得自己还是对实验室作出了贡献,很欣慰,公共邮箱里面留下了我的一笔。

如今从事的工作已离最初的想法很远了,但是我还是一直关注曾经的实验室,回首那些年燃烧青春的岁月,那里有我最初的梦。

Single Dog

本来想在5月发一个“我又是一只明媚又忧伤的单身狗"的心情,昨晚老妈的一个电话,我又变成一只落魄的相亲单身狗!找个时间再娓娓道来...........

歌词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

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如果这样说不出口

就把遗憾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理由

快乐起来的理由